Penn

Question

使女的故事带来的一些念头

我想德国和日本二者的区别在于,前者对人性抱有信心,他们肯定了这些过错在于他们相信有好的可能。后者反之,他们知道人性只能如此,绝望到无法面对,只能去拼命掩盖。由此而知,一旦你有了承认错误的决心,甚至是念头,都是你内心所深藏的希望的表露。

评论